三夜未眠

做一只狗真好。

谁他妈是Chris【盾冬桃包锤基贾尼有】

ooc预警!!!

part 1

James B Barnes。

前咆哮突击队队员/冬日战士,目前领着斯塔克工业旗下的养老退休金,和竹马美国队长同居中。

迟了几十年才过上退休生活的Bucky显然适应良好,这其中多亏了老朋【xiang】友【hao】Steve的倾情相助。

最近Bucky感觉不大对劲,倒不是说物质出了什么问题,不不,也不是Steve。

Bucky总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多了个声音。

和洗脑的指令不同,这声音虽然突兀而奇怪,但并不影响他的思考,为了避免Steve担心,他一直掩饰得很好。

但就算不影响思考那声音也实在聒噪,而且异常熟悉。

呃……说实话我还是想吃甜甜圈。

Bucky皱了皱眉,尽力无视那个一直在嘀咕的声音。

“Bucky?”

Steve目光中带上些许担忧,Bucky回过神,朝cap露出一个笑。

“怎么了,Steve。”

甜甜圈……

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正常一些,然而本来伸向李子的手却拐个弯捏起了甜甜圈。“hey!那是我的。”忙着和Loki斗嘴的Tony扭头朝他喊了一句,顺便和他的管家讨价还价。

“Jar,你该再给我添一个草莓味的。”“我很抱歉,sir,您今天的糖分摄取量已经超标了。”电子音听上去无奈又坚决。

Steve盯着Bucky的侧脸,试图从那烂熟于心的轮廓中窥见真相。

Chris,当然是Chris最棒。

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,这次Bucky完美的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,他黑着脸把敌人的脑袋砸进墙里,丝毫不顾队频里Tony的嘶吼。

谁愿意维修沾满脑浆和血液皮屑的金属臂啊。更别提可能还有鼻涕。

Tony心里苦,抱着Jarvis唠叨了半个晚上。

然后管家先生以另一种方式中止了这场单方面谈话。

被强迫拉来观察Bucky异样的Sam默默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,他容易吗他。每天围观比自己年纪大几轮的连体老冰棍,Sam觉得自己都要冻死在那种迷之氛围里了。
然而这个下午Bucky都很正常,再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。

Bucky从超市货架上拿下两包薯片,装作没发现身后的尾巴。

事情在夜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,那时Bucky躺在床上,Steve的身下,他眯着眼睛,绿眸中带着些水光,Steve一点点从锁骨舔舐到喉结,留下深浅不一的吻痕,自从Bucky找回记忆后他就极度热衷于这项运动,Bucky的呼吸变得粗重,他伸手环住Steve坚实的臂膀。

“Bucky……”

伴着Steve低声呼唤而来的是脑海中的噪音。

Chris……哦天他今天看起来火气真大。

沉浸在快感中的Bucky想也不想的低声咒骂,“谁他妈是Chris。”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不对,然而已经晚了,Steve的蓝眸中一片清明,紧张又带着些探究的看着他。

Damn.

Bucky忍无可忍的在心中让那个声音闭嘴。

shut up.

终于安抚完Chris准备用餐的Sebastian愣了愣。

他刚刚……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?

TBC.

我终于对包子下手了【……】

评论(19)

热度(3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