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夜未眠

一个垃圾打字的。天雷盾铁。

我明白我为什么码不了一发完了。
就,很难一次性码完,又不想放手里存着。
于是有了part 1
……
我好傻屌哦。

因为做噩梦吓醒了所以决定明天到家就码字产出

一个询问

目测我能有二十天的暑假,所以想问问你们想先看哪篇x
我会一直写一篇直到完结,再写下一个【……】
感觉自己的叙述和描写能力差的要命,所以想试着写一篇完整的,以及谢谢你们的阅读!

三夜的汽修铺子

【因为不吃的cp产出无能所以重新开张】
依旧评论前十赠零件一份。【没有车】
【限于pwp】
盾冬可逆不拆,锤基可拆不逆,左铁【除铁虫】,右铁贾尼虫铁杜铁,水仙随意,rps:evanstan及衍生拉郎,跨剧组拉郎随意【需要看过】二代虫绿,狼队,ec,其余邪教拉郎大约无雷。

【生子】(x)【产乳】(√)

格式依然是cp名+关键字。

以上,欢迎光临。

【生贺】一块小饼干(幼化梗有)

甜不甜我不知道,总之ooc【x】

Bucky在躲着他。

Steve清楚的意识到这点。

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,如果Bucky还是个和他一般高的成年人,他或许还能揣测出恋人的想法。但事实是——现在的Bucky,不过是个还没他腰高,固执又沉默的小豆丁。

一切要归结于三天前的一场战役,无限战争以逝者的重生为结局,但接踵而来的各色侵略者并不想给超级英雄们一个狂欢的机会。

他们分组行动,等Steve赶过去的时候,就只看见遍地尸体,以及坐在战斗服中间一个半边肩膀血糊糊却不知道哭的孩子。

毫无疑问,那是Bucky。

Stephen、Shuri、Tony、Banner和凑热闹的Loki立刻开始五方会谈,所以Steve并不怎么担心……就有鬼了。

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是超级战士的四倍,但呼吸几乎停滞了。

直到那扇门被推开一条缝,Bucky蓬松细软的棕色头发从门后露出来,Steve才感觉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“情况不算严重,不过他的神智也跟着缩水了,记忆也会发生一定程度的混乱。”

“而且他似乎很抗拒其他人的触碰。”

那个其他人当然不包括他。Steve想起Shuri的话,同时在桌脚捕捉到一抹深棕。问题不算太严重,这种状况最多还会持续三天。Steve无奈的摇了摇头,走过去把Bucky抱起来。

惊慌失措的小孩徒劳的踢了踢小脚丫,把头扭向一边躲开Steve探询的视线,男人拨开他额前乱翘的软毛,顺势坐到软绵绵的地毯上。

“为什么躲着我?Bucky?”Steve放柔声线,他不想吓到自己的恋人。Bucky紧紧闭着嘴巴,翡翠般的绿眼睛隐隐泛起水雾。他看上去快要哭了,但Steve并没有揭过这页的意思。他受不了Bucky有东西瞒着他,那通常都不意味什么好事。他甚至在Bucky的视线偷瞄过来时摆出一副丧气的样子,眉梢嘴角都下弯成委屈的弧度。

事实证明这招百试不厌,至少Bucky的嘴唇动了动,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。“Bucky?”Steve凑近了一点,鼻尖都快戳上Bucky嫩白的脸颊。

“……你是超级英雄,不应该和坏人一起玩儿。”

这只绿眼睛的小灰猫闷闷的回答,惹得Steve心都快碎了。ohGod……Steve心疼的亲吻他的额头。“你不是坏人,Bucky,你和我一样。”

“可他们叫我冬日战士。”

“他们是谁?”

“梦里没有脸的人。”

Bucky把小脸埋在Steve胸口,摆明了想结束这次谈话。他有时候想起来一些东西,过一会儿又会忘掉。但值得肯定的一点是,这个男人曾挡在自己身前。Bucky睁着那双足以融化坚冰的甜蜜眼眸,右手死死抓住Steve的衬衫领子。“为什么?”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,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Steve揉着他软软的棕色短发,他感到他们的位置调换了过来。在Steve童年零星的回忆里,同样有这样的疑问存在,不过那措辞可就不客气多了,而且对象也不是他,而是总在他身前的人。

Bucky很受欢迎,从小如此,那是属于他的特质。如果说Bucky是枝头散发香气的果实,那Steve就是角落里蜷曲起来无力伸展的叶子。这样不相称的搭配总会遭到不解的目光,也常成为冲突的导火索。

那两个男孩堵在他们放学的路上,发表了一篇长达五分钟的演讲,其中四分半钟都在规劝Bucky离开那颗豆芽菜,加入到他们的“伟大的”队伍中去。

Bucky是怎么回答的?Steve记不起来,也许他说了几句,也许什么也没说,总之不影响他冲上去把那些人扔进泥坑里。

比起盾牌,比起血清,Bucky更像Steve身前的第一道防线,在疾病、贫穷和歧视中,在Steve成长起来之前。

看啊,Bucky,你早就是个英雄了。

Steve想这么说,然后他低下头,发现Bucky趴在他胸前睡着了。

END.

祝全世界最好的Steve生日快乐。

请假条

大概下周会有一个abo一发完。
然后就没有更新啦,一直断更到11号期末考试结束。
因为是三党,学业会越来越忙x
考完试会更新的,也会把手里的车开完。
也祝你们考试顺利√

冬日战士决定去死【网游设定有,半原著向】

ooc预警。
可能算是预告,因为之后没想好是写正文还是段子。
关于冬日战士把网游当成现实世界的一些日常。

part 1

冬兵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晃动的灯罩上。

“事故……撤退……”

随后便是浓重的黑暗。

冬兵不喜欢黑漆漆的,但也不讨厌,他的喜恶在一次次电击中逐渐被淡化,但这点依旧固执的扎根在冬兵一片空白的大脑里。

因为光明总是伴随着疼痛,相比之下黑暗反而更令人容易接受。

但这次有什么不一样。

他睁开眼,面前不是实验室刺眼的冷光和尖利的注射器针尖。温暖而柔和的光晕充斥着他的视野,甚至让冬兵有一瞬间的失神。

“你醒了?”

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刺破了平和的表象,冬兵警惕的绷紧身体,迅速进入备战状态。他握紧左手,却没听见金属合页开合的声音。

他疑惑的扫了一眼,入目的是有着漂亮肌肉线条的小臂,冬日战士经历数十次速冻的大脑就此宣告停机。那老人走到他面前,似乎感觉不到他的异样,老人清了清嗓子,努力挺直佝偻的身体。

“恭喜你,被选中的勇者,赶紧拿着新人礼去打二十只爆爆仓鼠,再见。”

连珠炮似的说完这一串话,老人一蹬腿,不见了。

“您已领取新手任务,请在个人页面查看。”

这一声直接敲在冬兵混沌的脑子里。

新手任务是……?个人页面……?

冬兵觉得自己和世界脱轨了。不过鉴于九头蛇压根没给他灌输过常识,可以说自从摔下火车后他就再也没拿到和时代接轨的车票。

在他思绪停滞的前一秒,一个半透明页面在他眼前展开。

新人……礼包?

他皱起眉,抬手点了点那个不停跳动的图标,随后他感觉自己身上一凉,低头看的时候衣服已经换成镶嵌廉价晶石的白板布甲。一颗圆溜溜的蛋在他眼前跳个不停。

冬兵移动手指,戳破了蛋壳。

……??

他没料到那颗蛋如此脆弱,有些慌神。

随着一道白光闪过,一只瘦瘦小小的白兔子坐在碎片中无辜的望着他。一双蓝眼睛湿润又明亮,让冬兵心底的防备裂了条细纹。

一个方形的框框弹出来,停在兔子头顶。那个不知来源的声音再次袭击了冬兵的大脑,交予他命名的权利。

冬兵不习惯去行使权利,他试着把这当成一个命令。那只瘦小兔子的蓝眼睛激起他心中残存的保护欲,让他想起另一双蓝眸,更加深邃,令人沉溺。

“Steve……”他许久不曾使用的声带颤动着,哑声念出那个平凡又特殊的名字。

兔子Steve停止啃食蛋壳,它蹦到冬兵的肩上,用细软的绒毛去蹭他的脸颊。

冬兵没拒绝。

他小心翼翼的避免Steve摔下来,一边去完成醒来后的第一个任务。即使这次的任务似乎与以往的有着千差万别。

TBC.

我要挂群里这几个小狗砸。 @此为春秋尓为夏  @冷 @二十

一个段子 关于Loki的复活

【OOC】【高亮】

关于Loki复活之谜。

某天Thor终于把疑问说出了口。

“我见着Hela了。”Loki黑着脸。

“她问我怎么死的。”

“我就说了。”

“然后我就被踢回来了。”

Thor:???

Loki咬牙切齿的攥拳。

“她嫌我死得太蠢,拉低冥界平均智商。”

反向标记【abo,双O→AO】

ooc预警,前期芽詹后期盾冬。

abo相关私设有。

part 1

“HeyJames,昨天那个omega尝起来怎么样?”Tom一把搂过Bucky的肩膀,带着一脸欠揍的笑意,Bucky嫌恶的矮身抽离对方的胳膊,闻言挑高了眉毛。“什么omega?”他掩饰住眸中一闪而过的慌乱,若无其事的伸手去拿新的啤酒。

“别遮遮掩掩了,那股信息素,半个布鲁克林的alpha都闻着了。”Tom毫无所察的大力拍拍Bucky肩膀,刻意压低声音。“要我说你小子还真好命,要不是你的信息素太明显,我都想去试一试了。”语气中不无嫉妒,然而被羡慕的对象浑身僵硬,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。

是Steve。

那个金发小个子昨天分化成了omega,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发情期。Bucky完全没料到这一点,毕竟Steve已经过了那个年纪,他还以为自己的好友是个beta。

不管怎么说,作为Steve最好的朋友,Bucky毫不犹豫的贡献出自己的抑制剂,即使他的发情期就在下周而药店已经断货半个月了。

他甚至砸碎了一小瓶伪装用药液,那东西可不好搞,他只有在必需时会用上一点儿——来证明自己alpha的身份。

Bucky从一团糟的回忆中抽身,推开身旁满身酒气的男人。“试什么试?人都跑了,还偷走了我的衬衫。”“别开玩笑了,等等,你没标记他?!”Tom一脸惊讶,啤酒沫子挂在络腮胡上。

“是her不是him,”Bucky皱皱眉,一口灌下一大杯啤酒,末了把玻璃杯往台子上一放。“我先回去了。”他好心的弯下腰提醒Tom,“记得买单。”然后在男人的骂声中头也不回的跑出酒馆。

而那个Bucky口中偷了衣服跑掉的小姑娘此刻正坐在床上思考人生,他的确穿着Bucky的衬衫,过大的领口裸露出半个肩膀。Steve茫然的盯着玻璃窗,这个性别给了他不小的打击,他突然就能理解Bucky为什么执着于伪装成alpha。

不,他没有歧视omega的意思。他从不歧视任何人。
但这个性别意味的东西实在令人绝望。Steve的母亲是位beta,也因此才能够在医院任职,来养活她体弱多病的儿子。

不要说军队,就算是工厂都不会接受一位omega去做工。他们的发情期太麻烦,受孕率又太高,单身的还会引发alpha的纠纷。

Steve的眸子蒙上层暗色,他抬起手,指腹磨蹭着颈后要命的腺体。

Bucky回来的有些晚,他得为自己的发情期做准备。地下市场的强效抑制剂价格至少翻了两倍,但Bucky别无选择。药店的抑制剂限量供应,况且他已经想不出更多的理由去糊弄柜台店员。

还有Steve,他的性别绝对不能显露出来,那个小个子之前惹过的alpha会把他拉进小巷子里,轮流上他一遍又一遍的。

如果他真的是alpha就好了,他就可以标记Steve。
Bucky心事重重的回到家,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哪里不对。

“晚上好,Steve。”他打开门,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。“放心,没人知道你分化的事,我带了双倍的抑制剂回来,还有热狗和……”“谢谢你,Bucky。”Steve打断了他的话,抬起头认真的看向他,那双浅金色碎发下的蓝眼睛亮如星子。

他无比感谢自己的朋友——最好的、唯一的。Bucky本可以不必管他的,但他还是帮了他,一如既往。他感到自己就像一段藤蔓,依附着这段友谊生存。

没有什么比Bucky更值得他付出一切,甚至生命。

Bucky被Steve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,他悄悄咒骂着自己不给力的心脏,努力做出无事发生的样子。“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——”他推开被子坐到Steve身旁,“至少叫声Bucky哥哥来听?”

“……”

这人真是……Steve耸了耸肩,扶着Bucky的手臂去拿面包。

“Bucky哥哥——能把晚饭给我了吗?”

Steve绝望的看着纸袋被挪远,暗自在心中记了Bucky一笔。

TBC.

在线想要评论,以及明示提问箱。【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