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夜未眠

做一只狗真好。

一点废话

好不容易熬过期中又瓶颈了。

留cp+play,我按日子开小破车x片段那种【。】

先排一个星期的吧(如果能凑够七天)

mcu/法扎/德扎/rps皆可,雷点我自动跳过。目前音乐剧狂热期。

我有一个好想好想写的接复联三的果壳小精灵的梗可是我没时间。
哭了。

一个关于星星的梦

是个脑洞。也可以算没头没尾的大纲。
ooc属于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安东尼奥!”

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,那声音像刚从清泉中捞出来,还带着稀薄的水汽。

“安东尼奥,您看啊!”

萨列里就扭过头去,看见丝绒般的夜幕。

莫扎特就站在夜空下,向他招手,无数星屑簇拥着这位小天才,氤氲成一片微曛的暖黄。萨列里双唇微颤,心脏在胸腔里不安分的狂跳,像一团燃烧着的浓稠的火。他先是走,然后是跑,仿佛慢一步就要错过整个世界。

这枚凝固在黑夜中的鸦羽似利刃般刺入星光之中,萨列里停下脚步。他离那最耀眼的光源只剩下最后一步的距离,但他拘谨的站在原地,像是怕被过分的明亮灼烧,只小心翼翼地递过来眼神,连同微弱的声音一起。

“您想让我看些什么呢?”他这样问。

“您正在寻找的东西。”莫扎特抬手驱散那星星点点的光雾,有几粒飞起来,挂在他阳光织就的金发上。他看起来那么年轻,眼中盛满希冀与骄傲。这让萨列里的胸口抽痛了一下,苦涩从胸腔涌向四肢百骸。“不,我并不需要这些,请您别……”

“嘘……我的好大师。”莫扎特此时已经从星尘中剥离出来,深黑的夜更衬出他的璀璨与锋芒。他伸出一根手指——那是被缪斯亲吻过的指尖,抵在萨列里柔软的唇上。“没有'这些',只有我。”他从这话中得到一丝满足,笑声又飞出去,撞进野蔷薇丛中了。

“您是时候回去了,您必须回去。”莫扎特眨眨眼,他的语调听上去那么快活,又如此不容置疑。他撕开萨列里拙劣的谎言,轻而易举的摘出真相。

“那您呢?”

“我?我会先您一步的!”小天才猛地凑过来,几乎要将萨列里包裹在光晕中了。“我会在那边等您,安东尼奥。”他的目光像是盛放的玫瑰,血与蜜糖浇铸柔软嫣红的花瓣,足以摄去凡人心魂。

萨列里感到手指离开了他的唇瓣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加炽热的吻。

于是最后一颗星星献祭了自己,将迷途的灵魂送还故乡。

萨列里睁开了眼。

他想起神对凡人的允诺,他也听见从远处飘来的葬歌。

萨列里出席了葬礼,他看见一缕金发丛裹尸布中垂下,一如一颗星星的陨落。那些随风飘散的音符紧紧缠在他身上,透着刺骨的寒,胸膛中的火苗就在这寒意中跃动几下,灭了。

他又想起那个唯一的、炽热的吻。一粒雪花落在他的唇上,于是最后那一丁点儿热度也就消散了。

end.


刚入坑交党费【?】刷完了tag和sy我现在就在饿死的边缘蹦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。

我的室友乳量超下作!2(架空现代abo,A!Steve x B!Bucky)

这篇没有生子没有生子没有生子
ooc属于我。


part 2

Rumlow最终还是屈服在死亡的淫威下。Bucky数了数银行账户里多出来的数字,胜利的喜悦在心中炸成一朵小小的烟花。

Bucky大多数时间都是开心的,他总能看到事物好的那面,并打起精神去迎接它——比如现在。

约定的时间是第二天上午,在编辑部前一道街的咖啡厅中见面。Bucky特地早起半个小时,把微卷的头发仔仔细细地在脑后扎成一个小揪揪。他甚至用遮瑕抹掉了黑眼圈,还在耳后涂了香水。毕竟,总得给未来的室友留下一个好些的初印象。

那些零散妆品不知是哪个女伴留给他的,大部分还没拆过包装。极淡的柑橘香气萦绕在鼻尖,Bucky吸了吸鼻子,稍微有些后悔——这味道过于甜了。

但已经没有时间留给他整理那身行头了,Bucky只来得及在进门前对着玻璃橱窗正了正领带,上帝啊他嘴角还带着早餐留下的蛋糕渣——他带着那粒碎渣跑了整两个街区!

Bucky皱皱眉,想着回去一定要绕另一条路。他没有随身带着纸巾或手帕的习惯,只能徒手上阵,就在他抬手销毁那小块戚风蛋糕的尸骨时,迎客的风铃叮铃叮铃的响了起来。

一个男人走了进去,Bucky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。哇哦,Bucky咂咂嘴。他可真不是一般的辣。刚刚的粗略一瞥也就够看个大概,不过即便只有模糊轮廓,男人的身材依旧令人着迷。

也许事情结束后,他有机会请金发甜心去隔壁喝一杯?

Bucky对着玻璃露出一个甜兮兮的笑,嘴角弧度像猫一样。他最后将耳边的碎发顺到耳后,哼着不成调的幼稚童谣推开了门。

一线阳光借着门缝溜了进来,Steve坐在沙发上,心中涌起一丝不安,但更多的是期待。这忐忑的心情已经折磨他一整个晚上——在他们互相交换过姓氏后。

会是他吗?

打从Bucky进门,Steve的眼神就迫不及待的跟了过去,恨不得把对方印刻在眼底。他真是一点没变。Steve近乎贪婪的偷窥对方的容貌,就像头宣示主权的雄狮。

Bucky环视四周,时候尚早,咖啡厅里不过三个客人——刚刚的男人,他自己,还有个看上去十二三岁的小姑娘。迅速pass掉无关人员,Bucky缓步走到Steve身前。“您好,”他微微欠身,籍此引起对方注意,“请问您是Rogers先生吗?”

哦,老天啊。

这问话就像颗脱离轨道的小星星,砸得Steve一头栽进粉红泡泡里,差点忘了回话。他们离得那么近,Bucky身上的甜味儿熏得他几乎要醉过去。

“是我,B……Barnes先生?”Steve硬生生把脱口而出的Bucky拐了个弯,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压制住自己的双臂,让它们不要擅自把Bucky拉进怀里。

“Rogers先生?”

Bucky略带不安的看着男人,难道是自己哪里冒犯了他?他由衷的希望只是甜心走了个神,毕竟撩不到汉事小,没房住事大。

当然,如果能有一夜风流就更好了,不是吗?

“啊,抱歉,先生。”Steve回过神,从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。“这是相关手续文件,呃……”收获一个疑惑的目光,Steve顿了顿,继续说下去。“请问您方便回答我一个问题吗?”


……


“Stevie???!!!!”

Bucky惊呼出声,引来店员不满的一瞥,他不好意思的抬手捂住嘴,眼中的惊异一点儿都没褪下去。“上帝啊你这身材是开玩笑的吗?你现在看上去能装下四个豆芽。”他捂着嘴小声感慨,同时伸出另一只手在Steve胸前比比划划。“你的哮喘呢?我是说,你现在完全康复了?”Bucky说到最后音调仍是忍不住上扬,这答案太显而易见了,没人能把眼前的人和那些顽疾联系到一块去。

“能再见到你真的很开心,Bucky。”Steve没回答,他只是专注的看着Bucky,双手交叠放在桌上,拇指不安的扣在一起。美好降临的出其不意,他有些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。“我真为你高兴,Steve。”Bucky眼睛亮晶晶的,仿佛有星屑在碧潭中闪耀。久别重逢的喜悦足以冲淡其他一切念头,Bucky甚至对刚刚的欲望感到一丝愧疚。

他不知道这欲念将如同点点星火,足以燃尽所有退路。

但目前一无所知的Bucky依旧沉浸在重逢以及不用露宿街头的喜悦中——虽然客房没打扫他得蹭Steve的床,直到看见Rumlow发来的站内私信。

截稿日真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啊。

尤其是对于瓶颈期的作者来说,死线无异于地狱。

很不幸,Bucky就是这样时常在地狱边缘蹦迪偶尔踏入深渊的倒霉孩子。

上一个连载已经结束半个月了,Bucky必须在这个月末上交新的大纲。新的大纲!Bucky抱着头在床上滚了一圈,最后愤愤地把脑袋塞进枕头底下逃避现实。

AO?太烂大街,pass。OA受众太小pass。AA上次写过了,pass……

Steve从浴室出来时,就看见Bucky跪趴在床上嘟嘟囔囔,眉头皱的死紧。

“hey,Bucky,该换你了。”Steve把浴巾搭在肩上,只套了条四角裤,水珠顺着金色发丝滚落,砸在饱满的胸肌上。对脑子里还徘徊无数个深夜姿势的Bucky来说,这画面无疑太过刺激了。国家应该立法禁止Steve露出上半身。Bucky目光乱飘,看天花板看窗外看毛绒拖鞋上的小星星,就是不看Steve,结果差点在浴室门口摔个四脚朝天。

“Bucky!”

哦,不,不是差点,在扶住门框后他脚一滑,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地上。随着疼痛冲击大脑的除了Steve尽在咫尺的肌肉线条,还有一闪而过的灵感之光。

感谢Steve,各种意义上。Bucky由衷的想。

TBC.

挣扎着喘口气【x】

有在码字……但是很慢很慢。
精力有限真的抱歉。
之前说的一更会一周内补好。总之高考后见吧……
唉。

我变成单身鸽子啦。

纹印用来发文的子lo:

泥石流出版社海报新鲜出炉√

哦,对了还有一句——

——我们是攻。

我的室友乳量超下作!(架空abo设定,A!Stevex B!Bucky)

ooc预警。

part 1


上午十点,九头蛇编辑部。

Bucky穿着件红白蓝配色卫衣,怀里抱着死沉死沉的1:1全球限量版精钢星盾,一脸视死如归的站在Rumlow办公桌前。那架势就好像下一秒他就要从桌子底下搬出挺重机枪扫射全场,Rumlow毫不怀疑如果眼神能杀人,他早就被捅成花洒了。

不行,再怎么说他也是业界以铁血手段闻名的交叉骨,不能被一只暴躁浣熊砸了场子。

Rumlow清了清嗓子,还没咳完就被毫不留情的打断。

“我要预支稿费。”

哦,预支稿费……?Rumlow挑高眉毛,一脸不耐烦的挥挥手。“九头蛇没这规矩。”这是下逐客令了,但Bucky可没那么好打发,他抿了抿唇,轻飘飘的补充。“或者我把你跳钢管舞的视频卖给神盾。”

无视责编垮下来的脸色,Bucky恍然大悟般的睁大眼睛,“我想他们一定会出高价的,谢了Brock,下次请你喝酒。”

谢你x啊。故意的,绝对是故意的,他都看见这小崽子嘴角的坏笑了。Rumlow阴沉沉的盯着他。

“你上个月没开天窗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上上个月也没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上上上个月……”

“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“……你吸毒了?!”

“……滚你妈的。”

Bucky认真思索了一秒用盾削掉对方脑袋的可行性,最终因为心疼盾牌作罢。

“那你预支稿费是要干嘛?”Rumlow被勾起一丝好奇,“你看上哪个beta姑娘了?”

“交房租。”Bucky伸腿勾了把椅子坐下,模样像极了最近风靡网络的不爽猫。“我欠了三个月了。”

果然是吸毒了吧。Rumlow识趣的把这句话咽回肚子,同时感到上次被Bucky重点关照的颧骨传来阵痛。“收起你那种恶心的眼神,我是为了买盾!”Bucky忍不住开始咆哮,同时小心翼翼的把盾牌举起来一点。“美国队长80周年限量发行,一比一完美复制……”

“停停停,打住。”他早该想到的,这个美国队长狂热粉丝什么事干不出来。“听着,小鹿仔,现在脱掉你的运动裤,换上你最紧的那条,然后去酒吧门口待着,不出五分钟就会有好心的领养人来解决你的吃住问题。”顺便解决一些生理问题。

Bucky的回答是给了Rumlow一个与他的拳头亲密接触的机会。

交涉失败,Bucky走出办公楼,找了个角落坐下开始翻合租广告。房东给的期限还有两天——时间一到他就会把Bucky的东西统统清出公寓,他的珍藏版漫画,他的兵人和带签同人志……

James Barnes过去28年的人生就像是一坨黏糊糊的过期芝士意面。父母双亡,在孤儿院长大,8岁时认领了一个病恹恹的小豆芽——别误会,那可是小Barnes的好兄弟,得到一个黏糊糊的昵称,15岁时豆芽让人挖走了,再过一年孤儿院因为资金不足开始赶人,高中都没得上的James就两手空空开始了填饱肚子的艰难征程。

当然那些都是过去式了,现九头蛇签约成人文学作者Bucky,想到自己空荡荡的银行账户,无精打采的垂下了头。多亏他是个beta,Bucky在心底安慰自己。不然每月还要多一份额外开支——去购买抑制剂。

“招室友一名,无特定要求……”

Steve一脸无奈的看着Natasha拿着他的手机敲敲打打,Tony笑的一脸幸灾乐祸。“别这样cap,你可以搬出来住,Stark大厦的门永远为你敞开。”Clint凑过去拍了拍Steve的肩膀,“也许你可以把它当成做一次慈善,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提供温暖小窝什么的。”

对此Steve抬手揉了揉眉心,他早该知道这场赌局就是场骗局,他们合起伙来坑他。即便Steve是个无神论者,也还是默默祈祷室友不会太过难以相处。

Bucky迅速浏览完全部信息,又不敢置信的看了一遍那个低廉的过分的租金。理智提醒他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但户头上那少得可怜的数字由不得他继续谨慎下去。

再怎样也不会比露宿街头更糟了,他想。广告末尾附有电话,Bucky犹豫了一瞬,咬咬牙拨了过去。

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容易,对方约好了见面地点,看过房子后没有问题可以直接签合同。

那么现在要解决的就是拖欠的房租。

Bucky站起身,抱着盾牌又闯回了九头蛇编辑部。

这次他把盾牌啪的立在桌面上,锐利边缘闪着寒光。

“我要预支稿费。”

Rumlow眨眨眼,恨不得直接把他从窗口扔出去。

TBC.

一个指绘虾米x
我流奶油泡芙饼干x
很困懒得细化了……有没有人加好友呀!

徽章到了!!!!!
真的特别特别美貌了!

【盾冬】罐装爱情 4(校园au,双向暗恋)

ooc预警。【贾尼出没】

part 4

“事实上,我一整天都没有。”

Steve笑了笑,心里默默向高等数学的老教授道了个歉。

“太棒了!”

Bucky发出小小的欢呼声,他竭力让自己的喜悦不要那么明显,但它们就像洗衣盆里的泡沫一样层层叠叠的满溢出来。“我是说,你想和我出去走走吗?”像一般的校园情侣那样。

那双掩藏在棕色睫毛下的绿眼睛水润润的盯着Steve看,让他的理智瞬间插上小翅膀升上天空。于是当他回过神的时候,他已经和Bucky并排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了。

老天,他只穿着平时写生时的白色T恤和帆布牛仔裤,他确信那条牛仔裤的口袋上还沾着防水墨水。而Bucky——Bucky,Steve扭头看了他一眼,Bucky和以往一样好看。

这话不是单纯的恭维,Bucky在衣着品味上比Steve好太多,用Loki的话说,他们在穿衣风格上至少差了七十年。而毫无疑问,Steve是过时的那个。

他们间的沉默保持了不到一分钟,“别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Stevie,Bucky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Bucky抬手搭上他的肩膀,露出一个坏笑,眉梢微微上扬。Steve扭头瞅他,“你上次说这话的后果是断了一根肋骨,我在医院躺了三天。”他夸张的抖了抖,脚下却乖乖跟紧Bucky的步伐。

“拜托,那只是个意外。”Bucky嫌弃的撇撇嘴,用力搂紧Steve的脖子。“更何况我有什么理由给你下套?我又不是酒吧里那些小姑娘,做梦都想在你胸口睡一觉。”说这话时Bucky有些心虚,他的确不是那些小姑娘。他不仅想在Steve胸口睡一觉,而且想在那结实饱满的胸肌上留下几个完整的齿痕。

“我知道你不是那么肤浅的人,Bucky。”Steve摇了摇头,“所以我猜理由是——为了我的脑子。”Steve迎上Bucky疑惑的目光,故意停顿了几秒。

“要知道,可不是谁都有机会看见Bucky Barnes穿着裙子扎进树丛里的。”

“操你的,Steve。”Bucky忍不住笑出声,顺势在Steve肩头掐了一把作为报复。“我还是为了你才毁了衣服呢。”

“行了,到了。”肩头温热突然消失,Steve瞥见Bucky收回手,在他身旁站定。他看了看周围,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出很远,几乎看不到其他学生的影子。触目皆是绿色植被,Steve猜再往上去就是后山。

“Bucky?”

Steve回过身,发现好友在一步步退后,Bucky嘴角带着笑——不是那种甜暖的笑。Steve再熟悉不过这个表情,每次恶作剧前Bucky总这么笑。他后背一凉,感觉不太对劲,刚刚想离开就被猛然喷出的凉水浇了一身。

是个隐蔽的洒水器,刚刚好在Steve身前。

“Bucky!!”

Steve抹了把脸上的水,Bucky在安全地带笑得直不起腰,笑声爽朗似秋日长风,他太得意,甚至于忘了去平复Steve的情绪。

“Bucky Barnes.”

Steve低沉的声音随着阴影一起笼罩下来。Bucky愣了一下,转身就跑,又被Steve扯着外套帽子拽回来。“别别别Steve我、错了Steve!”Bucky扭着腰试图躲开对方的手,Steve对他的弱点一清二楚,动作狠厉精准,几下就让Bucky笑着讨饶。

Bucky不住向后躲,一个没站稳就向后倒去。Steve身体快过大脑,一把扯着他胳膊把两人换了个位置。伴随着一声闷响,Steve和Bucky都倒在草坪上。Bucky趴在Steve胸口,垂眸就能看见被浸湿成半透明的衣料下包裹着的肌肉线条。一团焰火噗的在Bucky颅内炸开,他耳尖唰的红透,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吹着口哨,一脸欲盖弥彰。再维持刚刚那个状态哪怕一秒,Bucky都怕自己的小兄弟不合时宜的精神起来。

Steve好笑的看着他,起身拍掉身上的草屑。两个人顺着来时的路慢悠悠往回走。

与来时不同的是,更多的人向他们行注目礼,源源不断,让Steve浑身不自在。“Bucky,我身上沾了什么东西吗?”

“没有,你的衣服比画纸还干净。”Bucky同样受不了这炽热的目光洗礼。但他知道原因,罪魁祸首就在他身边——一个湿身的、浑身不断散发荷尔蒙的金发甜心。这让人发疯,Bucky恨不得立刻扒开那碍事又土的掉渣的T恤,在锁骨上恶狠狠的咬上一口,让全世界都知道这是属于他的,属于Bucky Barnes的。

Steve可不知道Bucky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,他看起来无辜又茫然,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。他们当然不会知道,Stucky后援会的势力早已渗透进校园内部,遍布各个角落,时刻关注着他们的恋爱进展。

“他们牵手了吗?”树荫下的女孩扯了扯同伴,小声问道。“还没有……不、牵了!”她的同伴猛地抬手捂住嘴,掩住下意识的惊呼。女孩看起来兴奋极了,她掏出手机,脸上还带着幸福的微笑。

握住Bucky手掌的Steve此刻同样幸福,他感到对方的手动了动,手指挤进他的指缝。两个爱情笨蛋站在路中央,傻乎乎的冒着粉红泡泡。

真是没眼看。Sam面无表情的拉低帽檐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身边的小胡子一起来自讨苦吃。Tony不用看都知道Sam心里想的什么,他头也不抬的检查刚刚拍下的照片,露出个胸有成竹的笑容。“等到了婚礼那天,他们一定会感动地哭出来——放心,我会把你的名字放在助手栏的。”他删去几张不满意的,又补充道,“就在我和Jar的下面。”

我可谢谢你啊。Sam忍了又忍,最终选择把手边甜品店的包装盒拍照发给Jarvis。祝你好运。他毫无诚意的在心里给Tony画了个十字。

而此时的校园内部论坛。

【Stucky】我今天看见他们牵手啦!

就在体育场旁边,他俩走在一起,Steve衣服还湿了嘿嘿嘿。我没有拍照,但是和我一起的妹子也看到了!他们还十指相扣,苏炸!

——1L——楼主:@也从星尘来——

发布时间:刚刚 评论:0 赞:1


TBC.

今天没咕!